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南平频道> 南平新闻 > 正文

南昌准分子近视手术价格,南昌准分子近视手术多少钱,南昌准分子近视手术

2017-11-20 09:42:28  来源:闽北日报  责任编辑:吴杨珠   我来说两句
分享到:

  来源:市值风云

  作者 | 维尼熊

  编辑 | 小鲨鱼

  恒立实业,A股老司机,96年上市,迄今二十余载。期间,该公司累计停牌8年,主业连续亏损14年,5次被迫“改嫁”、3次卖壳、重组失败不计其数;“成功系”刘虹、“中技系”成清波等众多资本大鳄参与围猎,统统折戟沉沙,铩羽而归。

  如果把恒立实业比作一个姑娘的话,这姑娘命运格外凄惨,遇到的基本上都是“渣男”,被虐千百遍。

  到如今,它早已被摧残得体无完肤,只剩下满脸蛛网般的皱纹和一副勉强能算完整的躯壳,午后时不常地蹒跚到A股百乐门门口,趁泊车小弟风云君空闲的时候,一起蹲在墙角拉拉家常,她开口的第一句话通常都是:“我已经老了”。

  风云君读过杜拉斯,知道这位失意老姑娘的心里,还有着对逝去的青春容颜的念念不舍和追悔。风云君也衷心祝福她,某天会有个骑士一般的男人走过来,说:

  “我认识你,我永远记得你。与你年轻时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容颜”。

  一、青葱岁月

  恒立实业,前身是岳阳恒立冷气设备股份有限公司。1993年股份改革,由原岳阳制冷设备总厂改组,并与中国工商银行岳阳市信托投资公司和中国建设银行岳阳市信托投资公司等15家企业共同发起成立,实际控制人是岳阳市国资委。

  1996年11月,该公司登陆A股市场,是当时湖南为数不多的上市公司之一,也是国内汽车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风光无限。

  1997年11月,岳阳市国有资产管理局将岳阳恒立1800万股转让给北京华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占总股本的28.85%,剩余625.20万股改由岳阳市工业总公司代管,持股比例10.02%。

  控股股东由岳阳市国资委变成华诚投资,这是恒立实业的控股股东第一次发生改变。华诚投资的背后是华诚集团,是一家大型国企。

  华诚投资执掌恒立实业不到三年,于2000年2月24日,将其持有的3870万股全部转让给湖南省成功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这时候,恒立实业上市才三年零四个月,但从此以后命运急转直下,沦为了“资本玩具”。

  从1996年11月到2000年2月,属于恒立实业的青春期,这段时间恒立实业光环笼罩神采飞扬,是它最美好的一段光芒万丈的日子。这段时间,恒立实业的业绩虽算不上惊艳,但也还算不错。请看下图:

  其中1998年恒立实业归母净利润2417.37万元,这个金额在今天看来对一家上市公司不算什么,但是在那个年代还是不错的,也是恒立实业有史以来的最好成绩。

  在其后的近20年里,恒立实业的主营业务盈利从来没有超过这个金额(2016年归母净利4800万,是因为出售子公司获利1亿)。

  二、大鳄来袭

  湖南成功控股集团,创始人刘虹,名噪一时的资本大鳄,其创立的“成功系”与“鸿仪”系和“涌金”系并称为资本湘军三驾马车。

  此人本是湘西农家子弟,家境贫寒。在北京读书期间认识了涌金系魏东和原酒鬼酒董事长彭善文。刘虹早期跟着魏东通过万国证券在一级半市场发了第一笔财,其中1997年酒鬼酒上市,为其带来了几千万元的巨额回报,是其发迹的开端。

  成功系的成名之作,就是2000年2月斥资7100万元拿下恒立实业,在资本市场声名鹊起。

  但是,这种靠资本运作发家的人,一般都是无心经营实业的,要么不擅长,要么没兴趣。成功系入主之后,恒立实业业绩迅速扑街。

  当年,恒立实业归母净利1483.65万元,同比下滑20.44%;

  第二年,净利润几乎腰斩,为784.18万元;

  第三年,继续暴跌37.84%;

  第四年,也就是2003年,恒立实业一头扎进了亏损的泥潭。

  也就是从这一年开始,恒立的主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已经亏了14年了。

  既然是资本大鳄,必然擅长资本运作,那么成功系为何没有对恒立实业进行资产重组?

  关键症结在于股权结构,由于历史因素,很多上市公司需要进行股份改制,但是恒立实业一直没能完成股改,资本运作难以实施。

  一方面主业扑街,另一方面资本运作无法实施,此时,醉心于玩弄资本的成功系开始掏空上市公司,利用大股东身份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根据恒立实业2007年1月12日公告显示,成功集团共占用恒立实业资金1.06亿元,除去还款还欠5348万元。

  这些资金都用于成功系的另外一个大项目——酒鬼酒——的资本运作。

  2005年,酒鬼酒又爆出数亿元资金被大股东成功集团挪用,引发轩然大波,成功系话事人刘虹被逮捕。

  2004年底,由于经营业务下滑、大股东及其相关企业占用资金和对外担保造成的损失,恒立实业暴亏1.49亿;2005年3月,因涉嫌虚增财务利润、虚假信息的披露等行为,恒立实业被立案稽查。当年,恒立继续暴亏1.58亿。

  在成功系执掌大权的六年间,恒立实业累计亏损近3亿元,业绩一落千丈,可谓是遍体鳞伤。更悲催的是,由于2003年至2005年连续亏损三年,恒立实业将在2006年被暂停上市。

  就在濒临退市的千钧一发之际,恒立实业突然宣布停牌,这一停,就是漫长的7年。

  这7年里,新的接盘侠们开始陆续登台。

  三、生死营救

  在当时恒立实业的众多“绯闻男友”中,呼声最高的是长城资产管理公司,长城资管是恒立实业的最大债主,彼时,恒立公司欠长城公司本金9485万元,利息661.49万元。

  而长城公司对恒立也有极大兴趣,由其长沙办事处举荐湖南华中电力建设开发集团前来接盘,基本思路是:注入现金6000万元,资产7000万元。

  本来是郎情妾意天作之合,但是关键时刻长城资管掉了链子。2006年12月8日,长城资管宣布退出重组。而恒立的最后重组期限是2006年12月31日。

  也就是说,恒立大限只剩下23天。

  长城资管的退出让恒立慌了手脚,在各级政府协调下,恒立定下了一个重组基调:在2006年12月29日前,谁先付出真金白银,谁就入主恒立。

  最终,一家名叫中萃房产的公司以黑马姿态胜出。

  中萃地产在当时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老板林榜昭,广东潮汕人,林老板起家于揭阳,但核心控股子公司是广州碧花园房地产公司。碧花园本是南航旗下全资公司,2003年,中萃房产以3亿元拿下控股权。

  林老板一直有上市的梦想,但是迟迟没有实现,而恒立实业对他来说是个好机会。

  林老板不愧是潮汕人,很是精明。他抓住恒立实业急于保壳的心态,关键时刻雷霆出击,花了3000万大洋就把恒立的控股权拿下了。

  恒立的原大股东成功集团共欠恒立实业5347.861万元,中萃地产代成功集团偿还3000万元,受让成功集团及兴业公司所持有的恒立公司4110万股股权,占总股本的28.99%,成为恒立公司第一大股东。另外2348万元由长城资管代偿,获得岳阳市国资局持有的9.13%股权,成为恒立二股东。

  由于恒立尚欠长城资管超过亿元债务,这2348万元没有直接偿还,而是等额抵消。

  同时,中萃地产计划将其核心资产碧花园的1.2亿股权注入岳阳恒立,另外,中萃房产承诺在岳阳的地产、电子领域投资不低于2亿元。

  除了得到恒立实业这个壳之外,林老板得到的还有恒立实业130亩土地。当时,恒立实业组装汽车空调业务已转移到岳阳市经济开发区,其本部有130亩优质土地,已经全部转入商用,只待开发便可获利丰厚。

  林老板拿出区区3000万现金,就一石二鸟,成为了这次重组最大的赢家。而恒立实业,也从此进入了中萃时代。

  四、中萃时代

  按照剧情的发展,恒立实业进军房地产本应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中萃地产卖壳成功后,原本也是准备往地产这个路子来走的,当时,中萃还为恒立带来了另一个资本市场赫赫有名的大佬——宋晓明,出任恒立实业副董事长。

  宋曾经透露过中萃房产的思路:打算入主后完成股改注入房地产资产,然后以房地产为主业,借助资本平台迅速扩张。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中萃在股改时掉了链子。

  2007年1月,刚刚入主恒立的中萃地产火急火燎抛出股改方案和定向增发收购广州碧花园项目的资产重组方案。

  股改方面,由于与流通股股东在股改对价上未达成一致,股改方案一直未能顺利实施;定增方面,由于国家当时对房地产上市公司融资的政策进行调控,屋漏偏逢连夜雨,2008年又赶上金融危机,房地产销售十分不理想。

  再加上财务顾问海通证券的方案存在明显技术缺陷,按林老板自己的说法是:海通证券财务顾问代表在做整体重组方案时,误以为总股本4亿股以下的上市公司重组,符合上市条件的流通股比例应该保持在25%,于是将林榜昭旗下的账面价值规模较大的资产悉数剥离。

  实际上,有关部门出台规定,小盘股资产注入重组只要流通股比例低于10%即符合上市要求。而正是基于这一错误的理解,致使相关资产剥离。2008年6月30日,证监会发审委对重组资产的可持续盈利能力产生质疑,最终导致重组方案被否。

  本来林老板以为自己抓了一把好牌,豪气冲天,想胡一把大四喜,结果几圈牌打下来,发现自己是小相公,我勒个去!这下坑了爹。

  林老板顿如芒刺在背,欲哭无泪。

  此时,嗅觉灵敏的深圳中技闻到钱味,想进来插一杠子。

  深圳中技即是资本市场大名鼎鼎的中技系,中技系话事人成清波,也是个传奇人物。

  风云君的三集大连载中,曾经记录过成清波的丰功伟绩:

  市值故事 | 被下了降头的“猛庄”绞肉机(上);

  市值故事 | “不死鸟”的诅咒:央企破产第一股(中);

  市值故事 | 掏空上市公司指南(下)

  成老板不仅是资本运作的高手,吹牛的功夫也是一流,吹出来的牛逼清新脱俗多姿多彩,很是让人欢喜。中技系对林老板许诺:鄙公司旗下资产众多,人脉广泛,如果咱们联手,保证一个月内重组方案过会。

  林老板对中技系和成老板的名号是如雷贯耳,闻此消息,当然是欣喜若狂面色潮红双眼迷离一拍即合。

  ——林老板原以为迎来的是“白马骑士”,没想到最后发现来的是西凉董卓。

  2008年12月31日,中技、中萃、恒立三方约定:

  深圳中技及其一致行动人将以其拥有的北京洛克时代楼盘、长沙华泰房地产有限公司等多项可供选择的优质资产注入恒立;

  同时,深圳中技同意向中萃房产提供债务重组支持:于2008年12月31日前代恒立借款1000万元给中萃,2009年1月15日前,深圳中技再借款1000万元给恒立,共计2000万元借款由深圳中技代替恒立向中萃房产支付前期借款。

  但是,林老板并没有在幸福中沉浸多久,刚拥被起床还没来得及懒梳妆,就发现自己被成老板忽悠了。

  先是深圳中技未能按约定时间支付第二笔1000万借款,随后,林老板又发现成老板吹嘘的北京洛克时代楼盘已经全部卖光了,长沙华泰旗下根本没有可供盈利的地产项目。

  林老板这才大梦初醒,发现自己又特么被坑了爹。

  但是成老板毕竟是资本市场第一梯队的玩家,出来玩一般都带着两把刷子。既然一计不成,那就再来一计。

  于是第二套重组方案端了出来:拟将湖北天瑞酒店股份有限公司拥有的天瑞国际酒店、巴山夜雨酒店和凤凰山庄三块资产注入上市公司。按此方案,资产剥离完成后的恒立实业只剩下土地,净资产为零,重组之后天瑞国际酒店占股80.29%。

  这一方案没有获各方认可,很快宣告失败。

  此时,中萃和中技间隙日深,林老板和成老板翻了脸,双方对簿公堂,官司打得昏天暗地。

  其后,中萃房产又攀上新高枝——上峰水泥,上峰水泥还向恒立提供过借款,但是双方合作细节没谈拢,很快就掰了。为此,上峰水泥还以“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偿还欠款”为由将恒立实业告上法庭。

  直到2011年8月8日,精疲力尽的中萃房产熬不住了,将其手中3000万股转让给深圳市傲盛霞实业有限公司,中萃房产铩羽而归,恒立实业又迎来一位新主人。

  在中萃执掌恒立实业期间,一直在为重组的事情奔波,根本无暇经营恒立的主业。2007年至2011年期间,恒立实业归母净利累计亏损5640.75万元,扣非后净利亏损1.48亿元。

  五、满血复活

  傲盛霞是恒立实业第五任大股东,背后老板叫朱镇辉,背景不详。

  傲胜霞最初的算盘,是想借恒立实业这个壳,实现其旗下林东煤业资产上市,但是消息一出来就引发媒体广泛质疑,因为林东煤业资产存在争议,已经被法院冻结了。所以这个方案还没正式出炉就被消灭了。

  其后,傲盛霞把精力主要放在恒立实业的股改上,这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已经陆陆续续拖了十来年,一直没能解决。

  2012年10月,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终于达成了股改方案,主要内容如下:

  1、傲盛霞向上市公司赠与现金1.07亿元、华阳控股向上市公司赠与现金1.43亿元、长城资产豁免公司3384.83万元债务,用于代全体非流通股股东支付股改对价。傲盛霞另外向上市公司无偿赠与8000万元现金,用以代原大股东中萃房产履行前次股改承诺。

  2、上市公司以上述货币资产形成的资本公积金中的2.83亿元,对全体股东按每10股转增20股的比例转增股本,共转增股本2.83亿股。其中,向股改实施股权登记日登记在册的全体流通股股东转增1.32亿股;由于傲盛霞、华阳控股和长城资产代表全体非流通股股东以现金捐赠及债务豁免的形式向全体流通股股东支付股改对价,因此向非流通股股东所转增的1.51亿股分别向傲盛霞定向转增5700万股、向华阳控股定向转增7639.67万股、向长城资产定向转增1808.73万股。

  3、股改完成后,傲盛霞持有8700万股,占总股本20.46%,为第一大股东;华阳控股持有7649.66万股,占比17.99%;长城资产持股3103.33万股,占比7.3%。

  2012年12月21日,股东对公司捐赠到位,资本公积转增股本顺利实施,股权分置改革终于完成。

  2013年2月8日,停牌近7年的恒立实业满血复活,在深交所恢复上市。

  六、造假风云

  什么叫命运多舛?刚刚恢复上市的恒立实业很快就捅了个大娄子。

  2013年3月1日,恒立实业因2013年2月26日至2月28日连续三个交易日股价连续涨停而停牌核查。3月7日,恒立实业公告称收到第一大股东傲盛霞的函件,公司正在筹划可能涉及上市公司的重大项目,该项目处于论证咨询阶段,存在重大不确定性,而且预计难以保密,公司股票继续停牌。

  3月15日,恒立实业搞了个大新闻:董事会审议通过了与非公开增发相关的若干议案,其中一项议案是同意恒立实业与湖北鹤峰县溇水水电公司及鹤峰县国资局签署增资扩股框架协议。公司拟向10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10.5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2.735亿元,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的净额全部用于增资溇水公司以及补充上市公司流动资金。协议主体、签订时间、增资金额等都说得有模有样。

  此消息一出,股价应声而涨。

  谁知这份增资框架协议随后被证监会查出,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恒立实业与溇水公司及国资局根本就没签过增资扩股框架协议,这份利好协议是凭空捏造出来的。

  后来,恒立实业因为披露虚假信息,被证监会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众多被误导的投资者纷纷无奈地维权索赔。

  其后不久,恒立的大股东傲盛霞爆发了借款担保纠纷。

  2014年8月25日,公司收到控股股东傲盛霞的告知函:因涉及罗如丽借款担保纠纷一案,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年中冻结了傲盛霞持有的公司8700万限售流通股中的3000万股。2014年3月3日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委托广东迅兴拍卖有限公司于2014年3月19日公开拍卖深圳傲盛霞持有的公司限售流通股1600万股。

  这1600万股被深圳金清华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拍得。金清华和傲盛霞背后的老板是同一个人,都是朱镇辉,朱老板玩了一出“左手倒右手”的戏法,才让傲盛霞保住了大股东的位置。

  七、天价收购

  2015年9月,主业亏损多年,容颜已经“备受摧残”瘦骨嶙峋的恒立实业发布了一则“重磅”并购方案,这则并购案不仅被媒体广泛质疑,更是引起了恒立内部几大派系的内斗。

  9月15日,恒立实业公告称,公司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5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30亿元。其中18亿元拟收购京翰英才的100%股权,7亿元拟投向国际学校建设项目,5亿元拟投向在线教育B2C平台项目。

  这个京翰英才是何方神圣?资料显示,这家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专注中小学个性化辅导的专业教育培训机构。京翰英才原隶属于纽交所上市公司安博教育,后由于经营、诉讼等各方面问题,安博教育被纽交所摘牌。

  根据恒立实业披露的信息:截至2015年6月30日,京翰英才账面净资产值仅有1929.36万元,按照18亿(后调整为16.59亿)的对价,溢价高达90倍。

  这家公司的业绩也颇为神奇,2013年、2014年连续亏损,亏损额度分别为8520万和4889万,然而2015年上半年却实现神奇大逆转,净利润高达2.77亿元。

  这一则奇葩的并购方案是恒立实业二股东华阳投资(持股17.99%)提出来的,但是立马遭到大股东傲盛霞和三股东长城资管的联手狙击。在两次董事会上,大股东和三股东提名的董事和独董都坚决的投下了反对票,导致这个天价收购案泡汤。

  八、卖子保壳

  2015年11月,恒立实业的实际控制人再次发生变更。起因是控股股东傲盛霞公司的债务纠纷。

  因深圳傲盛霞与许春龙的债务纠纷,公司实际控制人朱镇辉先生及傲盛霞公司于2015年11月25日与许春龙及深圳前海新安江投资企业(有限合伙)等签订转让协议,朱镇辉和王涛将其持有的傲盛霞100%股权转让给新安江公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新安江实际控制人李日晶。

  新实控人入主后的首要任务就是保壳。2014年和2015年,恒立实业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亏损3655.29万元和4681.57万元。而2016年前三季度,恒立实业亏损1896万元,又一次站在了暂停上市的边缘。

  2016年11月27日,恒立实业公告将其全资子公司恒通实业80%的股权,作价2.33亿元出售给长沙丰泽。转让恒通实业80% 股权产生投资收益 5813.59万元,丧失控制权后剩余 20% 股权按公允价值计量产生利得 4276.35万元,合计约1亿元。

  恒立实业凭借这1个亿的卖子收益,成功保壳,顺便摘掉了ST的帽子。

  但是2017年上半年,该公司又不出意料的再次陷入亏损。

  前途,仍旧一片迷茫。

  结束语

  恒立实业,作为国内汽车行业上市第一股,也曾有着骄人的过往。只是好景不长,随着资本大鳄成功系的入主,恒立实业不仅主业没有得到发展,还因被大股东侵占资金而失血严重,从此在亏损的泥潭无法自拔。

  随后,一波又一波的资本玩家破门而入,都希望从它身上撕下一块肉来,恒立实业彻底沦为了“资本玩具”,从此奄奄一息,遍体鳞伤。

  它屡次重组,屡次失败。它不仅错过了中国汽车行业发展的黄金时代,还错过了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十多年。

  它虽然几次侥幸保壳成功,但是已经彻底丧失了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意义。

  在它上市的二十多年里,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资本的铁蹄之下瑟瑟发抖。

  恒立实业耗费了十多年的光阴,只不过是吟唱了一出,猛庄时代的悲歌。

相关阅读:

打印 | 收藏 | 发给好友 【字号
心情版
相关评论